那无处安葬的灵魂

重拾笔尖想不到会是现在!毕业真的不应该再次成为我的话题!可是一系列的不如意却在一次又一次的表明我真的很难走出这道坎!就像我给一个朋友的回答的那样:毕业后的唯一感受就是,分离……。我真的还没有成长起来!

记得去年过年回家前一个人在空空的屋子里收拾行李准备回家,天气阴沉沉的,没下雨也没有风!起得很晚也没有心思去收拾自己头顶的那对稻草。拉出尘封了的行李箱,其实这箱子从我入学开始就带上了,从来没有带回家,这次也不想带回家,因为每年我都只带衣服和一两本书,一个背包就够了。这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。这次还是衣服和两本书,可却让我发现了同样陪伴我大学四年的日记本,这是高三那年的日记本,质量还不错,外面有个小锁,因为锈掉了,就再也没有打开过了!

一件事席卷而来!记得在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烧掉了我初中的三本日记本,那时候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振翅高飞了,初中的回忆已经在慢慢的成长过程中被时空洗涤得近似白色,只是零星闪耀着一些画面,就像平静的海面上你还是能看见一些涟漪。而面对这本日记本,我真的已经不能再回忆出里面记载的只言片语了,也许,是到了烧掉它的时候了!

使劲打开后发现只写了半本多一点,心中油然而生的是一种哀伤!高中那种充实而忙碌的生活在我印象中只剩下那个食堂、那个高大的棕树、那四面都有知了声音的篮球场、那只借过一本书的图书馆和那门前小巧的池中亭、那冬天洗冷水澡的时候浑身冒着的气、我们照毕业照的科技楼,还有那繁忙的早点摊和人声鼎沸的教室和宿舍。回忆像被上帝用筛子虑过一样,只剩下一个个残缺的画面,等哪天上帝老儿一个不爽换更大筛子的时候,它们将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翻开那发黄的日记,扉页记着准考证号和流水号等等,脑海里像通电似的回忆起填志愿的那个夏天!那些天知了还是使劲使劲地叫着,科技楼前面还堆放着拍毕业照后留下的桌凳,往日喧嚣的校园已经进入放假时期,安静地坐在图书馆前面的池中亭,仰望这天空,从头顶那一片的三角梅藤蔓中星星点点地透视着慢慢爬动着的云。大家都在无聊得休息,那厚厚的参考手册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已经被我们给翻了个遍,而第一志愿那栏大家都还空着。大家成绩都紧挨着而且不高!想想一个多月前的最后奋战,那6月里的死亡岁月,那诸多的汗水和星晨,终究在成绩公布的那天化为泡影!一切都是枉然!大家都不想分开,谁都不愿背井离乡与自己每晚划拳嬉笑的哥们相忘于天涯!可那年终究是高考,传说中人生的转折点,兄弟们还是背着身含着泪填下了祖国大江南北的地名!那年我和得利同分,他报了集大,我选择了放弃,结果他调剂到了祖国的最北端,这些年听他讲起那边的经历,我越发觉得我选错了!

那营养不良的字很亲切,这点让我对高中从来没给过我及格的语文老师表示理解。随便看了几页,是关于那年的圣诞节,那张贺卡,好像是我那年的唯一一张贺卡,依稀还记得她那潘多拉魔盒般的眼睛,那皮卡丘一般微胖的脸,那一袭淡粉色和波浪前襟和束出精致身材的衣摆!死胖子雪辉至今都不知道里面到底写了什么。至今我还记得,可是卡片上说的快乐已经不在,也许卡片也不在了,很多年以后我还会记得。

翻到下一页就看到了那时候写的几首极不公正的打油诗,邻桌有看过,很多年以后的今天想起来我应该采纳她当时的建议,不要只是写写诗,而且还是酱油诗!而如今这些都已是过眼云烟,那一年我选择了只字未提!而那一袭淡淡的粉红就像江滨路上那一排小杨柳还在随风飘荡,闭上眼世界只剩下江滨路,那一排不知在何时已经长大的杨柳!就像小时候爱玩耍的孩子,总能感觉有只蜜蜂在身后,一转身却是一片空!

还是选择了烧毁,缕缕轻烟在舞动,也许总有些字句能在灵动的火苗中跳跃出来,但时间已经无法返回,文件被删除并加上shift键。现在的二中已经是物是人非,如果回去只能找到一片空荡荡秋天!也许就像《长恨歌》中说的:此恨绵绵无绝期;就像《三国演义》中说的:是非成败转头空;还是像百家讲坛里蒙曼老师的那句时空雕刻般地轻描淡素:是年三月帝崩于神龙殿!

死灰烬,青烟灭!空室归复平静!

拉长时间的胶卷,

在“砰”的一声关门的瞬间,

骤风止而衣摆落,

一切的灰烬,我们永不会再见面!

希望最后几天的冬风能带你们去往大江南北,

而我,将放开手,挥别那无处安葬的灵魂!

是年三月,止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