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煮鱼

一直很想写的一篇文章,名字都起了很长一段时间。就像很多事情一样,拖啊拖啊拖,结果时间拖没了,激情拖没了,机会也拖没了!是懒?不是,是胆怯?不是,不自信!

也许那汤锅里翻着白眼的水煮鱼已经逝去多时!总还是能感觉到那肥瘦的身板在热水中没有什么挣扎可言,是不能还是不想!谁知道呢~~也许人家一直以为,只是天气变暖,再忍忍,过一会水就凉下来了,可是却真的过了很久,自己倍感煎熬却没有发现时间的漠然于鄙视!等到慢慢浑身无力,等到渐渐身不由己,才发现上帝仁慈的机会已经随着蒸腾的水汽消失的无影无踪。眼睛开始迷离,开始在做最后的努力,将希望降到最低,只希望能跃出这开始冒泡的汤锅,如果能够,那已经开始卷起的鳞片已经不算什么,那瘫痪的鱼鳍也可以不管,即便是最后很惨地再地上做最后的跳腾,那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,总之,不想死的如此难堪,难受,难看~~~

纵然心中对自己有万千种怨恨、无奈与惋惜,可是那都已成定局。就算再怎么理智,心中还是想着,如果一下锅就知道危机,意识到现在的惨状,是不是有更大的挣扎空间,更大的希望空间。这又谁知道呢,也许是,也许不是,控制权不在你,因为你是鱼。

鱼开始失去意识,水温高到他放弃了挣扎,他,绝望了!眼睛开始慢慢翻白,夕日专心呵护的眼睛,如今因为浑身疼痛的原因,等得老大老大,如果有个镜子,一定能知道,这样子,很丑!他慢慢地回想起当初离开家乡独自来到这片海域时候的情景,当时这里的海水还是很蓝的,鱼也不多,可后来,不知道又从那片(或者很多片)海域来了很多鱼,这里开始变得鱼龙混杂,什么乱七八糟的家伙都有,于是一切开始变得毫无秩序,一切都不按照道德和法律来行使,于是这里成了凶猛者得天堂,勇敢者的圣地,而后是平民的炼狱。

早些时候他也遇到过她,当时很小,至少他认为很小,成天窝在洞里不出来。一本正经的读书上学,TMD如今在汤锅里心里已经把那时候的自己骂成傻瓜的N次方了。渐渐的,鱼就多了起来,就如刚才所言,她也不知了去向,而后他再也遇不上另外的她了,或者再也没有了那样的激情,终日游在水中,经常会看上一两个,可是都不敢再有所行动,生怕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,于是乎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他变成了一条老鱼(费舍尔),其他鱼总是以为这家伙不爱说话,整天就知道在窝里吹泡泡,不爱出来活动,久而久之,大家也形成了定势,他,没了朋友!

又过了很多年,同他一起来这片海域的鱼都差不多有后代了,当伴侣和后代都成为一种炫耀资本的时候,他还是一成不变的老鱼,他们开始终日忙碌着生活,打理家务,而他,还是独自呆窝里,吹泡泡!

又很多年之后,他们后代都可以上街打酱油了,开始听到有人喊他叔叔了。他意识到自己老了,猛然间变得更加心情沉闷,更加忧郁,更加不爱说话,可是,谁也不会来管这些,谁也不理他了!偶尔只是出于友好,和他搭上两句。

上星期,他路过这片捕捞区,这里他也老熟了,毕竟在这里呆很长时间了,依然看到了老早就开始在这里出现的渔网,他鬼使神差地往里边去了,没错,他记起来了,他是自己钻进去的,他已经回想不起当初钻进去时候脑子里想的内容了,也许是今天该吹泡泡了,也许是明天又要老样子去浅水区觅食,也许是想她什么时候能再出现,也许是这鬼日子什么时候到头!

好吧,水煮鱼,谁煮鱼,谁煮余!一切都结束了,他瞪出了双眼,却闭上了心门。